您的位置: 首页 >> 绿色生活

起底酒店洗衣作坊看见黑心床单毛巾要注意了

发布时间:2018-10-24 18:33:2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起底酒店洗衣作坊 看见黑心床单毛巾要注意了!

近期通过暗访了解到,北京7天、速8、海友、星程、格林豪泰等多家快捷酒店将床品、毛巾的洗涤业务外包给第三方进行火碱洗涤。而酒店纺织品碱度超标、氯超标都会导致皮肤瘙痒。

经权威机构测试,北京7天酒店(刘家窑地铁站店)毛巾、浴巾的PH值达到10左右,已严重超出人体所能承受的正常值6.5至7。“酒店纺织品碱度超标、氯超标都会导致皮肤瘙痒”协和医院皮肤科住院医师向以魁表示,过酸、过碱还会破坏皮肤的免疫屏障,诱发皮肤病。

很多人外出住酒店时,都会觉得皮肤阵阵发痒,以往,人们把原因归结为水土不服或者皮肤过敏。但实际上,可能是床单被罩没洗干净所致。

3月10日下午5点,洗涤厂内热闹起来。从酒店收回布草的三辆车开进大院。四五名员工将整包布草从车上扔到厂房地面。洗涤物品记录单上显示,这家洗涤厂的对外名称为北京朗洁洗涤服务中心。地面上的布草很快被人进行分拣。所谓分拣,就是将床单、被罩、枕套、毛巾简单分开。分拣员无需抬头就能熟练地将床单被罩准确地扔进筐中。有些床单有明显的血渍、大片呕吐物,他视而不见,“只要分开就可以了”,他仍旧低头机械地扔着床单。

洗涤厂的机器24小时运转,员工每天工作也超过12小时,直至将当天收回的布草洗完为止。洗涤600套布草,一天需用一袋半火碱,将近40公斤。

洗涤物品记录单上显示,洗涤厂的客户有7天连锁酒店多家分店,分别是总部基地一店、二店、刘家窑、宋家庄、崇文门、望京、京奥顺、航天桥、卢沟桥、鸟巢等分店,此外还有速8家酒店崇文门分店、豪庭酒店、北京市卫生局宾馆等。

关于洗涤行业标准,只有一部《洗染业管理办法》。而这部《洗染业管理办法》也并非强制性标准

起底酒店洗衣作坊看见黑心床单毛巾要注意了

,为商务部、国家工商总局和环保部门联合颁布的原则性条款,围绕该办法的地方法规和标准也很少见。如洗涤厂硬件要求、洗涤剂如何使用等均无国家强制性标准。

4月15日,重案组37号探员委托委托北京市纺织品行业权威检测机构分别对星程酒店(北京西站店)及7天酒店(刘家窑地铁站店)的毛巾、浴巾及枕套进行检测。工作人员依据GB/T纺织品水萃取液PH值的测定标准进行检验。结果显示,星程酒店(北京西站店)的毛巾,PH值为10.1,枕套PH值为9.8;7天酒店(刘家窑地铁站店)的浴巾PH值为9.9,枕套PH值为9.6。

“酒店床单不干净,一晚上身上发痒,好不舒服”。年前在一家快捷酒店住宿后,北京的于先生微博吐槽并提醒其他消费者不要入住。在不少生活服务类APP上,也常有消费者反映酒店卫生问题。“枕头上有头发”、“床单上有血渍”、“床单没有及时更换,被褥不太卫生”、“7天越来越不好了,浴巾黑的不行。”

更严重者,消费者住两晚酒店后患上了皮肤病。据南京媒体2015年报道,在北京工作的刘小姐去南京出差,入住一家快捷连锁酒店,两天后,刘小姐感觉皮肤瘙痒,后被诊断为荨麻疹。刘小姐怀疑跟酒店的浴巾不干净有关。

酒店方则以皮肤病发病原复杂为由,拒绝向刘小姐支付治疗费。

2014年10月,南京市消协曾联合商务执法部门对南京市10家快捷酒店纺织品进行质量检测,结果10家当中9家PH值超标。

“酒店的床品是否真的洁净、卫生,消费者无法用肉眼看出来,所以这块儿的监管和处罚力度乏力。”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潘炜介绍,大多数快捷性酒店的洗涤业务都是外包给第三方,其自身很难对洗涤质量进行检测把关。

酒店呕吐物、血渍床单混着洗

布草简单来说就是纺织物。丰台区长辛店镇大灰厂村和南沟村的洗涤厂专为快捷酒店、小旅馆清洗“布草”。

两家洗涤厂均位于村中偏僻处,门口无任何标识。

大灰厂村内的洗涤厂门前并无招牌,看上去就是一处农家小院。黑绿色的脏水沿着院墙直排入院外的砖窑坑,连同一旁的垃圾堆,散发着阵阵臭味。

3月16日,入职该洗涤厂做小工。这家洗涤厂规模较小,但已经营十多年,送货单上的名称为北京瑞丽雅清洗服务有限公司。除了院内的锅炉烟囱,这家洗涤厂与普通住家无异。厂房的角落是员工厨房,运送来待洗的布草就堆在厨房边下水道箅子上。

3月17日下午,刚运送来的10余包布草待分拣。“都过来干活,洗完才能下班!”老板娘李清(化名)喊来厂内10几个员工。瞬间,10余包布草包裹被摊在地上,有床单被罩直接被仍在下水道旁,沾满油渍。为加快效率,有员工甚至穿鞋踩在床单上分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