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绿色生活

为什么约谈来的蓝天易变脸

发布时间:2018-11-23 16:41:4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为什么“约谈”来的蓝天易变脸

大家刚刚从9月8日飘在天空的黑色污染带中缓过神来,9月16日起,空气形势急转直下,连续几天轻度污染。19日的个别时段,一些空气质量监测站点一度达到了重度污染级别。没等人们过足蓝天的瘾,郑州天空上又是愁云满布。

说起来真是让人泄气。从召开大气污染防治攻坚千人动员会,到相关县市区及市属各局委办提交《治理大气污染的承诺书》,承诺“完不成任务,服从组织一切处理”,郑州明明是要“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坚决打赢这场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可这漂浮不定的天气为啥就不听领导的摆布?前几天,它还是领导重拳治理下,空气质量得到明显改善的典范。

郑州有过好天气。2012年,优良天气数为319天;2013年为318天;2014年则有163天。进入今年上半年,郑州市区空气质量优良天数仅有39天,在全国74个重点城市中,大气环境质量位列倒数第3,其中二季度每个月都“稳居倒数第2”。这让它成为环保部第一个被约谈的省会城市。

副市长张俊峰坦承,出现这样的趋势,从根本上来说是“一些领导对大气污染的严峻性认识不够,没有真正重视起来。覆盖全市的空气质量监测体系

为什么约谈来的蓝天易变脸

,作用也发挥得不够”。

似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故“郑州大气治理已经没有后退余地,只能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从环保部推行督政措施之后,衡阳、承德、沧州、临沂、保定、马鞍山、无锡等20多个城市的一把手因为环保工作不力,而被约谈。在聚光灯下,地方一把手表达歉意、做出承诺,几乎是无一例外的反应。

河北沧州市长王大虎表示,环保部的约谈是对沧州市的一剂猛药,要立即推进全市环境整治攻坚战;山东临沂市长张术平说,接受了这次约谈之后,不会再接受第二次约谈;广西百色市市长周异决当场表态,回去亲自抓环保……

如此治理污染的决心固然可嘉,但是在污染尚可防控之时无人注意,只待肌肤之病发展成心腹之患,才匆匆推进急救室,期待用一两剂新药猛药治好这由来已久的慢性病,这样的决心和口号恐怕并不会吓退雾霾。

治理大气污染不能期待立竿见影。在这个过程中,相比于一时的冲锋和胜利,静下来潜心研究如何调动各方力量,并用更细致的规定让这些力量各负其责,才是更为关键的一步。在这个全国人民的“顶天大事儿”上,事先提高健康肌体的免疫力,远比事后治疗病痛有效得多。

例如,在治理扬尘这个郑州的老大难问题上,虽然领导的参与督战让过程变得容易,一位参与治理的公务员明显感觉“以往每次查处违规工地,总有领导来打招呼,现在却很少了”,可是一些拆迁工地为抢时间,“白天管得严,晚上偷着干”。此时,如果民众的举报和监督权力能够得到规章制度的坚实保证,那么市委书记、市长等领导或许真的不必亲自督战。

督政只是环境治理的一环,通过监督,我们的防线会更加严密。作为地方主政者,本来就有为环境负责的和义务。如果把约谈作为治理环境的起点,那么猛药过后,病情难免反复。

而且,若约谈成为地方政府治理污染的动力,那么可持续的治污措施往往会被忽略。降低污染的数值,反而成了最大目标。

比如山东临沂在约谈后第5天,突击对全市57家污染大户紧急停产;郑州当地一家媒体报道,在约谈之后,这座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为全国均值1/10的城市,“每天洒水3.5万余吨,一周就要用掉一个如意湖”。

在接受约谈之后,郑州的天空确实出现了“十三连良”的“约谈蓝”。可是如今雾霾卷土重来,那存在于记忆中的蓝色,又能给人们多少安慰?

当然,或许对于有些人来说,相比于一时冲锋带来的快意和成就感,构建制度的藩篱或许繁琐而无味。但是只有当我们在污染面前进退有序,团结有力,才有取胜的希望,才会避免咬牙打出的拳头最后落在空气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