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绿色生活

CWCA副会长陈建平谈生态摄影真实力量最

发布时间:2018-11-24 16:59: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CWCA副会长陈建平谈生态摄影:真实力量最动人

别出心裁地将森林、荒漠、湿地海洋生态系统和秀美山川、人与自然和谐五部分与五个福娃一一对应,名为《一滴水生态摄影集》是陈建伟多年野外工作的心血集萃。现任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副会长、生态摄影专业委员会负责人的陈建伟,曾长期从事森林、荒漠、野生动植物和湿地资源调查、规划、科研和管理工作。出于工作和个人爱好,他的足迹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和世界各地。

生态摄影在我国刚刚兴起,虽然在从事此类工作,但是有些已经很有造诣的摄影者还没有意识将自己的工作这样冠名,而一些这一领域很有影响很有震撼力的照片也没有被放进这一归属。——这一切都说明,人们对生态摄影的认识确实还很肤浅。

那么,生态摄影包涵哪些内容?一张有价值的生态摄影作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陈建平认为,“生态摄影”就是以摄影为手段来反映物种与物种、物种与其生境间相互关系的一种新的摄影理念,它是人们对生态思考的产物。生态摄影是用镜头来“思考”生态的艺术,反映的是生态文明中社会人的道德观和价值观。

在陈建平看来,真实的就是最有价值的。“如果只一味追求自然风光一定如何优美,野生动物一定多么可爱,花卉一定多么漂亮的唯美主义,或者只强调‘美善真’,都是残缺的、不完整的。”他说

CWCA副会长陈建平谈生态摄影真实力量最

,不管是一朵花绽放的张力、鸟儿振翅欲飞的一瞬间,还是一片枯裂的大地,抑或是一只没有斑斓羽毛的孔雀,都能唤起心灵深处对大自然的热爱或思考。“无论美丑,只要它是对现实生态状况的思考就好,这就是生态摄影理念的最大特点。”

“用传统的观念,可可西里被猎杀丢弃的藏羚羊头骨,母羊及小羊被猎杀的现场照片,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是不美的,但正是这些被争相刊载的照片对社会、公众关注藏羚羊的命运起到了极好的推动作用。”陈建平说,摄影者周海翔对垃圾鹅的拍摄以及曾经获奖的雪中强行起飞天鹅的照片,都曾引起很大争议,这也让有社会感的人反思,生态摄影的价值标准是什么。

目前我国的生态状况问题呈喷发状凸显,今年春节南方大雪和汶川特大地震与环境问题、社会问题联系起来,成为公众反思自身生存状况的焦点问题。陈建伟提出,很多摄影者拿起手中的武器,不畏艰辛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深入灾区、震区,反映人类高速开发自然进程中日益积累的生态隐患,利用影像来记录灾难或激励人心。这种渗入了作者的心血、思考和探索精神的生态摄影作品就是极有价值的。

“反映现实、呼唤社会、保护生态”,在陈建平看来,这正是中国生态摄影者应该具备的人文精神。他认为,中国复杂的气候和地形、多种多样的动植物种为生态摄影提供了最为广阔的舞台。“中国的生态摄影大有前途,我们可以用镜头去记录、思考当今中国最真实的生存状态,从而为建设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社会做出贡献。”陈建平说。(蔡晶晶)

(:扎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