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让候鸟飞得更远

发布时间:2018-08-29 17:20:5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让候鸟飞得更远

“大家好,我叫禾花雀,我是IUCN最新上榜的世界级濒危物种。你们很难找到我了,我快要灭绝。我想大声说:不要吃我,让我活下来,让我飞,你们会知道,保护我也能保护你们自己。”

2013年12月21日,国家林业局新浪官方微博上出现了这段内容活泼的文字,以此来呼吁公众保护濒危鸟类禾花雀,吸引了众多民的转发。

这也正是“让候鸟飞” 公益基金项目执行委员会主任刘慧莉注册的“我叫禾花雀”微博所发内容。

2012年10月,“让候鸟飞”行动联合新京报等多家媒体发起“护鸟媒体联盟”,并在2013年正式启动,在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下成立了“让候鸟飞”公益基金。

一年多来,“让候鸟飞”利用络不断传播正能量,逐渐开始建立覆盖全国的民间护鸟络,依托民间力量及时协助野生动物主管部门,共同打击偷猎等犯罪行为。

■残酷血腥的杀戮,催生民间护鸟行动

2012年10月16日,一个名为《鸟之殇,千年鸟道上的大屠杀》的纪录片视频,迅速在上传播,引发友的热切关注。这部反映湖南省罗霄山脉候鸟迁徙道路上残酷杀戮的纪录片,展现了包括非法猎杀现场、黑市交易等一整条非法捕鸟的产业链。

纪录片上传至优酷后不到一天,便已登上优酷首页,点击量迅速突破15万次,友评论达1100多条,引发读者、民、公益环保人士以及多方媒体的广泛关注。

同年10月16日当天,著名公益人士邓飞两次转发并评论,表示“与多家媒体朋友正在召集‘让候鸟飞’行动”。

10月17日,一个全国候鸟保护的主题微博“让候鸟飞”上线。除了集中收集“让候鸟飞”的信息,这个微博还整合了近期全国各地伤害鸟类的信息。据发起人邓飞介绍,短短一个多月,“让候鸟飞”主题微博收集到的伤害候鸟现象就遍及全国。

捕杀候鸟现象却并非仅仅出现在“千年鸟道”上,中国民间捕食候鸟的陋习更是由来已久。候鸟在中国,一边迁徙,一边消逝。刘慧莉介绍说,拒不完全估计,在中国每年有约40种、8万~12万只水鸟遭猎杀,其中,雁、鸭和天鹅类占绝大多数。68%被杀害的水鸟死于毒杀,这对野外种群造成毁灭性破坏。令人担忧的是,这些被毒杀的鸟类,大多数被人食用。

除此以外,湿地等野生鸟类关键栖息地正在不断丧失,多数的开发项目环评和区域规划环评缺乏相对翔实的鸟类多样性本地资料,导致鸟类栖息地,尤其是滨海湿地被严重破坏。

捕食鸟类的习俗和人类活动造成了鸟类数量的急剧下降,新型传媒的传播形式引发了公众对候鸟生存现状的极大关注。在这种情况下,护鸟志愿者络迅速建立。

仅仅一个月之后,“让候鸟飞”就开展了第一次紧急行动。2012年11月10日,500只东方白鹳刚刚到达北大港湿地不足48小时,一位友在11月11日早晨就发现,其中约有40多只东方白鹳中毒。5个小时内,志愿者们和执法部门紧急救助了13只被毒伤的东方白鹳。

刘慧莉说,正是这次行动,让参与者们意识到,“让候鸟飞”这一项目需要更多志愿者参与,守护候鸟需要借助来自五湖四海的力量。微博、贴吧等络平台成为志愿者招募的重要途径,一个越来越庞大的护鸟志愿者络正在不断扩展开来。

2012年11月23日,新京报、新华社、腾讯、辽沈晚报、大河报等国内50多家媒体一起,携手共推“让候鸟飞”公益项目,在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的支持下,组建了保护候鸟媒体联盟。之后,国内第一只以候鸟保护为主题的公益基金——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让候鸟飞”公益基金在北京宣布正式启动,并准备在3年内募集1000万元善款,将护鸟、观鸟、鸟类摄影等群体相互对接,同时搭建起一个全国鸟类伤害信息和护鸟行动信息地图站,支持全国各地至少30支护鸟团队。

■以具体事件为着力点,小微博解决大问题

“让候鸟飞”公益基金项目分调查类、巡护类、救助类、监测类、自然教育类五大板块,主要针对反盗猎和栖息地保护两大方面有效开展工作。

作为全国第一个护鸟络联盟,可以说“让候鸟飞”也没有任何成熟经验可以借鉴。在项目设立之初,基金最开始的定位是为各个地方的护鸟团队提供救护技巧、专业知识的培训,甚至是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护鸟团队。

“保护、救护候鸟的技巧和资金很重要,但是在项目实施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其实各地团队最需要的还是信息运用这个工具,使环保民间组织与政府可以更好的沟通和联动,携手持续推进问题解决。”刘慧莉说。

2013年11月23日,中央电视台《调查》栏目以“让候鸟飞”为题,曝光了广东省湛江市雷州半岛捕杀候鸟的乱象,节目一经播出在社会引起了强烈反响。同时湛江当地马上开展“风雷行动”,一批捕鸟、贩鸟、吃鸟的犯罪嫌疑人落,一些地方被划定为“禁猎区”,专项整治将持续到年底。

然而,很难想象如此大的“动静”最初竟来自于微博上的一条私信。据“让候鸟飞”项目官员田阳阳回忆,最初注意雷州的候鸟捕杀问题,是源于微博名为“快来救救候鸟”的志愿者的私信内容。这位友称:“我这里捕鸟情况比青岛市严重得多,盼您能派人来,我孤立无援地呼吁17年了。”

当时,“让候鸟飞”执行团队刚刚和青岛的护鸟伙伴初步完成了山区鸟曝光的阶段行动,与官方初步达成合作意向,得到中央电视台和地方媒体的诸多报道,微博传播量也在不断增加,全国各地的护鸟志愿者都有所关注,其中就包括雷州的这位志愿者

让候鸟飞得更远

2013年10月,田阳阳第一次来到雷州半岛进行调查,并以“广东雷州的候鸟到底怎么了?”为题发表长微博,详细介绍了雷州半岛捕鸟、吃鸟的现象。

微博一经发出就引起了很大反响。中央电视台《调查》的编导找到田阳阳,希望可以一起参与调查。而他们的联系方式也是微博。

在新的传媒形势下,微博在这次护鸟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如果2012年的东方白鹳是突发性案例的话,那么广东雷州半岛的志愿者主动调查和曝光,就是常规案例用微博带动关注的成功尝试。”刘慧莉告诉,这件事给了他们很大的信心,让他们看到,这种模式的探索是有价值的。

刘慧莉介绍说,“让候鸟飞”向广东省林业厅发出的公开信“呼吁广东切实加强野生鸟类保护的十条建议”已经得到广东省林业厅野保处的回复。其官方微博称,公开信厅长和副厅长都已看过,并已经转达给下属林业局执行,表示愿意接受“让候鸟飞”项目组的意见,并开展合作。

■保护救助流程透明,协助举报机制发挥实效

2013年12月9日18:00,“让候鸟飞”的工作人员接到河南省长垣县绿色未来环境保护协会志愿者来电,称他们在长垣和山东交界的黄河滩涂巡护时发现,违法分子正在盗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大鸨,作案现场有大鸨羽毛,这一种群原来有100多只,现只剩40多只。

接到志愿者的,“让候鸟飞”的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将这条信息通过微博的方式发布到上,同时通过举报向国家林业局、山东省林业局、河南省林业局和菏泽市林业局进行举报。

据了解,这片黄河滩涂是华北水禽越冬的北界和亚洲候鸟迁移的中线。随着经济发展不断加快,当地居民在湿地圈水养鱼、围荡造田,湿地破坏严重,生境退化或丧失,张捕鸟,毒杀天鹅、大雁等犯罪活动猖獗,保护活动十分必要。

经过反复的沟通和解释,国家林业局很快责成山东、河南两省林业部门处理处置这个事件,并第一时间向志愿者提供了地方林业部门和森林公安的。

“事发地点正好是两省交界处,涉及不同的管辖范围,两地的林业部门和森林公安都无法调动对方。”刘慧莉当晚进行了紧急干预,据她介绍,由于平级部门不能调动对方,而长垣县绿色未来环境保护协会又是河南的地方环保组织。在这种情况下,“让候鸟飞”的“协助举报机制”发挥了作用,一方面,开始不断尝试向各级林业部门和森林公安进行举报,另一方面则将事情的每一步进展都实时通过微博发布到络上,以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我们所有的干预流程都是对外完全公开透明的,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是想得到更多公众的关注和支持,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好地督促政府积极、妥善地处理此事。”刘慧莉说,山东省森林公安局一位负责接受举报的工作人员的话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请你也把我们的行动和进展在微博上公布。”这也说明,这种透明的工作流程,不仅得到了公众的认可,也得到了执法部门的充分肯定。

“打击盗猎,需要全社会的参与,光靠执法人员,不论多能干,都会力不从心,这让我们感到了民间力量的价值所在。” 刘慧莉表示。

2013年上半年至今,自然大学、天津绿领、湖南省护鸟营、大连护鸟联盟、沈阳猛禽救助中心等全国18个护鸟组织和团队参与“让候鸟飞”的项目执行,分布于北京、天津、大连、沈阳、长沙、吉安、温州等多个城市,针对反盗猎和栖息地保护两大方面有效开展工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