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环保风暴席卷铅都济源半数冶炼厂停工

发布时间:2019-04-27 20:06:4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环保风暴席卷铅都济源半数冶炼厂停工

9月2日,河南承留镇铅冶炼厂停产的第10天。金鑫铅业有限公司大门紧锁,几个身着便服的工人聚在屋下打牌,对前来洽谈购货的外地贸易商爱搭不理。“我们已经停产了,现在是有存货,但不打算出,除非给高价。”

在该公司对面的振兴铅业公司,同样炉子熄火,工人放假,只有几个留守人员驻扎。

承留镇所在的济源市——号称中国“铅都”。自8月底开始,因环保之名,一场整顿风暴“刮”向全国,直指“铅都”。

调查了解到,自8月24日以来,济源市共有32家铅厂全面停产,剩余开工的最大三家铅冶炼厂豫光金铅[16.64 9.98%]、金利、万洋的烧结机也已停工。

“规定期限内仍不停产的,有关部门就要吊销执照,拉闸断电,彻底关闭。”济源当地一铅炼厂负责人说。

“这次停产的都是落后产能。”9月3日,济源市副市长田志华对表示:“济源相关部门正在起草环保标准设定铅冶炼立准入门槛。”

济源市政府没有透露更多信息。目前,哪些企业能够复产,哪些将彻底关闭还不得而知。那些曾经赚取了高额利润的济源小炼厂正等待政府新政策性出台,以决定何去何从。

环保整肃

9月2日,环保部对外透露,环保部正会同发改委等八部门正在抓紧制定《重金属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并在全国开展重金属污染企业的排查和执法大检查活动。

事实上,在环保部发布此消息前,包括河南在内的金属生产大省已经开始自查整顿。

河南省环保厅要求,对未经环评审批擅自建设的,立即下达停建、停产通知;对不符合产业政策的违法建设项目,提请政府关闭、拆除到位;对不具备开展环评条件的未批先建项目,提请当地政府予以搬迁或转产;对环境风险较大的,提请当地政府对企业实施限期搬迁。

9月2日下午,本报在金利冶炼有限公司原料车出入口处看到,进出车辆正穿梭不息,几座高高堆起的铅渣也不断地冒着热气,一切都显示着公司正有条不紊地运转着。不过,他们并没有开足马力。

“我们的烧结机已经全部停了,大概占我们产能的1/3吧。”据金利冶炼公司介绍,由于济源市政府下达烧结机停产通知,公司原本具有日产450吨精铅的能力,现在日产不到300吨。

金利仅仅是关停部分产能,而济源更多的小型铅冶炼厂则已停工数日。

济源多家铅冶炼厂对表示,由于济源市相关部门下达停产整顿通知,济源32家涉铅企业及3家企业的烧结机炼铅工艺早在8月24日就已全面停产。

这不是一个小数字。济源多家冶炼厂对表示:“以前还从来没有这样关停过。”济源铅业业内人士对表示,此前关停的32家涉铅企业产能大概占济源产能的1/3,再加上豫光、金利、万洋的烧结机关停,此次济源停产的铅产能约占济源总产能的50%。“河南铅产量占全国的1/3,大概有130万吨,济源又占河南产量的一半,算下来这次关停的估计有30万吨左右。”

“我们这次要求停产整顿的产能,从技术上讲都是落后产能,像关掉的烧结机工艺排污量是富氧底吹工艺的十几倍。”9月3日,在济源召开的第二届再生铅产业高峰论坛上,田志华说。

据介绍,此前济源市铅冶炼企业曾经历了烧结锅、烧结机和富氧底吹3次生产工艺的变革。2004年济源市就淘汰了92口烧结锅,由烧结机工艺取代;近年,富氧底吹工艺又比烧结机更进了一步,所以计划淘汰烧结机。

不过,据了解,目前济源的关停尚属于市一级采取的措施,河南其他诸如安阳、三门峡等产铅地还没有类似的行动。河南环保厅相关人士也仅表示,目前正在对省内化工生产企业开展环保排查,并不是专门针对铅冶炼企业。

而有国家相关部委的人士也向透露,现在淘汰落后技术的压力倾向于下放到地方政府一级,要求地方政府做到环保达标。

暴利岁月

据本报了解到,按政策济源当地不少小型炼厂在两三年前就该被关闭,但一直未执行到位,使小冶炼厂暴利岁月得以延续。

地处华北平原和黄土高原交界的济源市由于背靠山区,有一定的矿产资源,不过,其铅锌矿的资源其实并不丰富。“原来还有一些吧,现在济源的铅冶炼企业都是买全国各地的铅锌矿,有不少还是进口的。”济源铅业业内人士表示。

那么,缺乏铅矿资源的济源缘何成了中国的“铅都”?

“就是有一家在这里投了资,后来者看到挣钱就都进入这个行业了。”尽管已说不清到底是谁在济源吃了铅冶炼的第一只螃蟹,但承留镇道路两旁林立的铅冶炼厂显示了这里曾经疯狂的投资热。据介绍,除了当地的龙头企业豫光金铅[16.64 9.98%]是由过去的老国企改制而来,因此历史比较长之外,包括万洋、金利以及一批小型铅冶炼企业大多是2000年以后才建立的。

了解到,在本世纪初的一段时间里,投资一个铅厂所需资金并不高,百万元左右就可以开一个小型铅冶炼厂。“技术门槛也不高,小型冶炼厂都采用的光电解工艺,请几个技术人员就可以了。”

目前,济源三家大型铅冶炼厂豫光、金利、万洋都是购买矿石,然后生产铅、白银、黄金等多种金属,有比较完整的产业链条。而与此同时,大多数小型冶炼厂普遍技术能力有限,一般只是购买粗铅,然后加工成精铅出售。

尽管产业链如此简单,但在2000年后的几年里,由于市场行情好而竞争者又不多,济源的小型铅冶炼厂可是赚得盆满钵满。“一年的投资回报能够达到倍,利润相当可观。”

不过,随着我国铅冶炼产能的迅速扩大,这样的暴利岁月已一去不复返了。据了解,现在济源小型冶炼厂1年的投资回报大概在20%-30%之间,虽说也不低,但跟以前差距甚远。“不过,本钱那是早就回来了。”

最后一桶金?

而几乎一夜之间,因为政策收紧,这些小型冶炼厂正面临着被强制关闭的风险,而他们手头上的存货有可能成为他们在铅冶炼领域的“最后一桶金”。

由于国内开始整顿铅锌冶炼工厂,使得有效产能降低,国际铅价随即对这一“中国因素”做出了回应,铅价在过去的半个月内大幅攀升,涨幅超过10%。一边是停掉的产能,一边是疯长的铅价,济源的多家冶炼厂于是开始惜售。

“我们现在出货主要看价格够不够高,今天我们精铅出厂价至少得在15100元/吨,未来我们觉得价格应该还要走高。”金利冶炼公司的销售人员说,由于开工不足,而销路旺盛

环保风暴席卷铅都济源半数冶炼厂停工

,公司目前基本没有库存。“所以我们现在就是有些货也不着急卖。”

而这并不是金利一家公司的策略。

金鑫冶炼厂负责人也对表示:“我们现在不打算卖,除非价格出得够高;现在价格是15000元,再等等看吧,我们至少得等到18000元再说。”据介绍,目前金鑫尚有库存精铅1000多吨,大概是该公司一个月的产量。紧邻金鑫的另一家铅冶炼厂则只有800吨的库存,还不到公司一个月的产量。

真是今非昔比。就在去年12月,伦敦LME期铅价格还创下了800多美元/吨的最低价,铅冶炼市场一片惨淡,国内冶炼厂大面积停产。而今年以来,随着经济渐有转暖迹象,铅价总体呈现稳步上升的趋势。

铅价的稳步上升也让铅的产量大幅上升。8月19日,国际铅锌研究小组公布的最新月度公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精炼铅产量为424.1万吨,与去年同期的423.2万吨几近持平,上半年全球铅市场供给过剩3.7万吨。

但这无碍铅价的继续上涨。长江现货市场的铅价已由8月中旬的13700/吨上涨至9月初的15125元/吨,不到半个月涨幅达到10.4%;伦敦期货市场的铅价亦由8月中旬的1800美元/吨涨至2100美元/吨,涨幅甚至高于现货市场,达到16.67%。

如此涨幅让铅冶炼厂家的利润大幅攀升。据业内人士介绍,从全行业水平来看,铅价在12000元/吨以上就会有利润。不过,由于生产已停,这会不会是济源小型铅厂的最后一桶金?

“政府已经检查过了,未来能不能继续开工,什么时候能开工,现在还都没有说法。”金鑫铅业公司负责人对表示。

而田志华对透露,在环保部门制订的相关环保标准没有出来之前,目前已经停产的产能都不能复产,而在标准出台后,相关企业若不能达标就必须撤出该行业。

“我们的思路肯定是淘汰小的企业,毕竟他们的技术没办法跟大企业相比。”田志华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