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科技

北京控烟首日1人被罚146家单位被责令整

发布时间:2019-01-30 23:02:0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北京控烟首日:1人被罚、146家单位被责令整改

昨日,京版控烟条例实施首日,北京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在朝阳区一家海底捞店内检查时,开出了首张责令整改通知书。

海底捞、眉州东坡部分门店被责令整改;个人罚单仅开出一例;12320十小时接举报152件

昨天是京版控烟条例实施首日,北京卫生监督系统千余执法人员正式启动控烟执法监督。新京报了解到,昨日北京共有146家单位因控烟不到位被责令整改,其中海底捞、眉州东坡部分门店均接到了整改通知书;但针对个人吸烟的“罚单”,全市仅开出1张。

截至昨日18时,作为全市唯一受理违法吸烟的投诉举报,北京12320十小时内共接到665个控烟相关,其中152件为投诉举报,将形成工单转给市卫监所。其中,近半数为投诉写字楼、办公楼违规吸烟。

近半举报涉及写字楼

昨天上午8时,12320正式开启控烟举报受理。8分钟后,第一个关于控烟的投诉拨打进来,举报内容为海淀区北冶材料有限公司班组休息室有人抽烟,普通员工及管理人员进行劝阻无效。

截至18时,12320共接到665个控烟方面的相关,其中,控烟投诉举报的共152件。

新京报获悉,在接到的152件投诉举报中,近半数是针对写字楼、办公楼的投诉,达到71件。对宾馆饭店和娱乐场所的投诉居次,分别为17件和16件。此外,涉及商场超市的8件、涉及地铁公交车站的8件,涉及学校的7件,涉及医疗机构的5件,涉及公园景区4件,涉及党政机关的2件,其他14件。

按照12320公布的受理流程,工作人员首先会了解场所的控烟情况,之后将会形成工单,转给北京市卫生监督所,后者将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批至相关区县。

昨日,北京西站,铁路卫生监督工作人员发放控烟宣传手册。

超1/4被查单位被责令整改

昨天,北京卫生监督系统千余执法人员正式启动控烟执法监督,监督抽查重点单位565户次,其中党政机关61户次、学校(含托幼机构)33户次、医疗机构137户次、宾馆122户次、餐厅17户次、娱乐场所17户次、其他178户次。截至昨晚10时,共发现存在违法行为的单位147户,按照控烟条例规定,责令整改146户。

这意味着,在首日控烟执法中,超过四分之一的被查单位因各种原因,被卫监部门责令整改。

市卫监所介绍,违法行为发生率最高的是餐厅。在共计17户次的检查中,14户次餐厅被责令整改。上午10时许,新京报跟随北京市卫生监督所在朝阳区现场执法时,执法人员“突袭”海底捞白家庄门店,开出了首张“责令改正通知书”。同时,眉州东坡酒楼崇文门店也因落实控烟主体不到位,被责令整改。

昌平一烟民被开“个人罚单”

昨天,北京卫生监督系统共劝阻违法吸烟55人次。不过,仅有一名烟民因个人违法吸烟行为遭到处罚,罚款50元。这也是卫生监督部门昨日针对个人开出的首张“罚单”

北京控烟首日1人被罚146家单位被责令整

相关记录显示,昨日上午8时30分许,这名烟民在昌平区疾控中心体检大厅对外二层楼梯口处吸烟,该场所为禁止吸烟场所,当场执法的卫生监督员对其实施了劝阻,并根据条例,决定对其罚款50元。

按照条例规定,对于个人的违法吸烟行为,将由市或者区、县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可以处50元罚款;拒不改正的,处200元罚款。

昨日,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在朝阳医院的洗手间检查。

追问1

执法中为何“鲜有罚单”

“最严控烟令”是否能够落实,其中的处罚条款能否施行,是公众关注的焦点。在昨天北京首日启动的控烟执法行动中,不论是针对公共场所经营单位还是烟民个人,实际开具的“罚单”并不多见。

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表示,按照京版控烟条例的要求,卫监人员在实际执法过程中,并不以“开罚单”为目的。比如,对个人违法吸烟,执法人员首先要予以劝阻,而不是机械地“看到点烟,马上掏罚单”。他表示,条例中对于违法吸烟个人也是“可处以罚款”,其中就包含“可罚,也可不罚”的意思。

对于单位,执法的主要流程也首先是根据问题,先期责令整改,执法人员会规定一个整改的时限,若整改不力才会实施处罚。因此,在首日检查中,执法人员开具的整改通知书比重较大,但实际是否实施处罚,取决于随后的整改质量。

追问2

执法速度“来得及”吗

市民拨打举报违法吸烟之后,执法人员是否能在“一根烟”的工夫,便火速赶到现场给予处罚?鉴于吸烟行为的短暂性特点,北京1000多名卫生监督执法人员能否“成功盯防”400万烟民。

市卫生监督所相关负责人昨天对此解释,根据投诉举报正常受理程序,市卫监所在接到投诉举报工单之后,会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批至相关的区县。正常情况下,执法人员会在15个工作日之内察看现场,并给予投诉举报者相应的反馈。

“很多公众存在误解,认为我们会马上到现场执法,那样是不可能实现的。”他表示,控烟执法的模式并不是“警察接案”,而是提供给公众反馈线索的路径,根据这些汇总上来的线索及时发现问题,然后去加强对场所的监督管理。

追问3

场所自设罚款有效吗

针对部分公共场所基于控烟效果,可能自行设置一些处罚条款如罚款等。但根据控烟条例,控烟执法部门定为卫生、工商、烟草管理等部门。那么,这些条款是否具有法律效力?

北京市卫生监督所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实践中,也会有一些公共场所自行设置罚则。但从这些罚则的属性上来看,属于这些场所的内部管理措施。“比如有些单位可能基于控烟目的,对职工设置一些和控烟相关的奖惩规定等。”也了解到,部分单位已设置“控烟奖”,比如某个处室一个月内完成无烟指标,会给予职工一些奖励。但该负责人表示,这样的内部管理规定和控烟条例属于两回事,并不是法规的要求。

■ 现场

场景1 朝阳医院

垃圾桶不能像烟具 “电子烟”不算违规

昨天上午8时许,北京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率先开查医院,到朝阳医院突击检查控烟。进入门诊楼前,市卫监所副所长王本进忽然停下了脚步——楼门口摆放着两个垃圾桶,垃圾桶上方附带一个方形的小器皿,一般用于投放烟头。

“这牵涉到我们对于烟具的认定标准。”王本进介绍,对于公共场所摆放的垃圾桶到底是否属于“烟具”,他表示还需要进一步的执法实践。“一般来说,明显像烟具是不允许的。对于很多场所目前使用的、上方可盛放烟头的垃圾桶,可以用于吐痰,但不能够有烟头烟蒂。”

在门诊大厅,王本进等执法人员还专门看了角落里的花盆。“这个地方特别容易有烟头。”此外,类似的违规“高发区”还包括楼道末端、病区卫生间、医生办公室等。他向院办副主任周彤提出建议,医院可以再加装一些摄像头,覆盖监控“死角”。

“我烟龄30多年了,进过三次吸烟门诊、扎过针灸,都不管用。”执法时,一名陪护家属的“老烟民”拦住了王本进,向他当场讨教戒烟“秘诀”。目前,该烟民为了尽量不影响他人,平时主要吸电子烟。

电子烟是否属于禁止范围?王本进解释称,执法过程中针对“吸烟”的判定,主要还是看是否存在点燃的卷烟。目前,卫监部门并未将电子烟划作执法范围内。

场景2 海底捞餐厅

禁烟须公示举报设检查记录

上午10时,本来计划赴80中学检查的一组执法人员“线路突变”,临时兵分两路,其中一路“突袭”邻近一家海底捞门店。

门店内,一楼大厅的墙上可见白底红字的“请勿吸烟、勿带宠物、无线上”一组标识。“按照条例规定,禁烟标识应同时包含投诉举报。”市卫监所公共场所卫生监督科副科长刘颖发现了问题。

她指出,小餐馆亦可“节省成本”打印禁烟标识,但警语、图标、举报三个要件不能缺少。并且,禁烟标识必须张贴在一进门、楼道、楼梯拐角等醒目位置,较大规模餐馆的功能区转换时,应张贴新标识。

洗手间通常是问题“高发区”,刘颖等执法人员随即在二楼男洗手间的纸篓内,发现两个烟头。当刘颖就控烟相关情况询问店长时,发现海底捞虽然已建立了控烟规章制度,并要求工作人员对吸烟劝导、制止,但没有书面检查记录。

“你们应当制作并留存专门的禁止吸烟检查工作记录。”刘颖表示,对于控烟情况,餐馆工作人员如何巡视、怎样劝阻,店方必须有书面的检查记录,这将作为经营者履职的证明。按照条例,若卫监部门接到吸烟举报,而店方不能证明曾对顾客吸烟情形进行劝阻,对经营者的处罚力度会更大。

基于此,刘颖先后对该门店出具了现场检查笔录、责令改正通知书两份文件,要求该门店“立即整改”。刘颖解释,整改的期限会根据难度不同,确定为两天、三天、五天等。对于立即整改的情形,执法人员会在一两天内回来复查,若再不合格,将会被处以至少2000元的罚款。

场景3 党政机关

官员撤烟灰缸 会议服务员“管”禁烟

昨天,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孙康林率队检查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市政府机关等控烟情况。在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办公楼门口,设立着“您已进入禁烟区域

楼内请勿吸烟”的警示牌。为配合控烟,原来可以买到香烟的机关办公楼小卖部已经停止了售烟服务。楼内各会议室等场所的烟灰缸也不见踪影。

办公区里,警示牌子上已将可以吸烟的地点明确标示出来;室外的吸烟区则配备了一把遮阳伞和几个金属制成的烟灰缸。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办公楼的每个楼层还指定了“控烟监督员”进行巡查。

张聪是市人大常委会机关的会议服务人员,也是控烟监督员。“遇到领导吸烟你敢管吗?”“敢。”“那你怎么说呢?”“我会告诉领导,这里禁止吸烟,而且吸烟对身体也不好。”

北京市政府机关办公区的会议室内,每一排的桌子上都摆放着禁止吸烟的标识。工作人员特别开放了一间局级干部的办公室。这名干部以往是“烟民”,现在办公桌上已经没有了烟灰缸。

另外,市政府机关大院除了办公楼内禁烟外,像西花园这样的室外公共场所也被划入禁烟区。市政府还表示,各单位和办公厅处室在各类公务和大型公共活动中,都将不吸烟、不备烟、不敬烟。

■ 追访

戒烟门诊仍冷清 药店难买戒烟药

“禁烟令”第一天,禁烟一词瞬间成为热词,但戒烟门诊却依然没有热起来。新京报走访发现,目前市内医院的戒烟门诊依旧冷清,药店也很难买到戒烟药。

每周仅一两天接受挂号

“一周也没有几个人来咨询。”在市内一家三甲医院,正在坐诊的呼吸科医生表示,有戒烟者前来也只能给予一定的建议,因为医院已经有两年都没有戒烟药了。

在北京市卫生局主办的“无烟北京”站上,公布了同仁医院、北京医院、北京市第六医院等18家设有戒烟门诊的医院。走访此名单上的多家医院,发现数家戒烟门诊已并入呼吸科,因为戒烟者很少,每周只有一两天接受挂号。

多位负责戒烟门诊的呼吸科大夫表示,每周前来咨询的烟民不足十人,真正进行治疗的更是屈指可数。“首先要检测戒烟者对尼古丁的依赖程度,然后根据情况决定治疗方法,多数是给出一些建议。”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的戒烟门诊开设于2008年。该院呼吸科主任方秋红参与了戒烟门诊的创建。她介绍称,目前该院戒烟门诊出诊时间是每周二下午,有一个医生,门诊接待量并不多。“就诊人数和国家对控烟的宣传力度息息相关。”她说,每当宣传力度增大后,每日门诊量会增加。

戒烟药自费 一疗程两千

老张有着近30年的烟龄,期间尝试过几次戒烟均未成功。“每次戒烟后都会十分难受,体重上升,喉咙也很痛。”老张说,他到多家医院的戒烟门诊咨询,希望得到一些药物辅助,但没有一家能够提供。

有调查显示,近半数烟民有戒烟愿望,却难获得有效戒烟服务,戒烟门诊就诊量低,戒烟药物价格偏高。昨日,咨询市内多家连锁药房,欲购买戒烟辅助类药物,均被告知没有存货。“我们已经两年没有卖过戒烟药了,之前有过,但是近段时间没有进货。”金象大药房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很少有人来买戒烟药。

“目前来说,戒烟药是不在医保范围内的,这一点我会告诉每个戒烟者。”有呼吸科专家称,前两年,吸烟者还能从市内药店买到戒烟药,但是目前很难买到。

方秋红说,戒烟门诊的费用主要是挂号费和戒烟药物的费用,其中挂号费可享受医保报销。“目前我国戒烟药物为全自费,且中国绝大部分地区有效戒烟药物供应相对紧张,一般为伐尼克兰戒烟药,3个月一个疗程,需要花费两千元。”方秋红说。

戒烟门诊有“公益性质”

方秋红说,相比于其他门诊,戒烟门诊的“性价比”相对较低:同样一名医师出诊半天,普通门诊可接待患者二三十人,而戒烟门诊接待一名患者就得花去二三十分钟,接待量很有限。“但我们从未想过停诊,戒烟门诊设立之初就具有社会意义,并不是盈利上的考虑。”

据了解,目前大多数戒烟门诊多是依托其他专科门诊(如呼吸科门诊等)联合开展,开设独立专科门诊的寥寥无几。对此,方秋红表示,由于戒烟门诊基本没有盈利,具有公益性质。随着京版控烟条例的实施,想戒烟的人会越来越多,戒烟门诊的就诊需求也会增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