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项目

试论江苏经济的生态转型

发布时间:2018-09-07 16:41: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试论江苏经济的生态转型

中华文化自古具有生态智慧。据传大禹说:“民有寝庙,兽有茂草,各有攸处,德用不扰。”从江南(今常熟)北上任商初贤相的天象学家巫咸、巫贤父子,皆“敬天悯人”。《周易》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泰伯仲雍从周原南奔来到太湖之滨建勾吴国,比《周易》问世早几十年,其精神则同。吴地历代贤哲皆秉承“天人合一”的哲理,论述甚丰。常熟、太仓,都是农业生态文明的典型。到近代,实业家、教育家张謇主张“设为庠序学校以教,多识鸟兽草木之名”,是对“民胞物与”的演绎、实施。他在江苏沿海开发中开创的水利系统和粮、棉、豆轮作制,至今仍在发挥生态效用。无锡荣氏建蠡湖、梅园等,是工业化之初对自然生态的呵护。

也许是受西方“天人相胜”世界观的影响,建国后“与天斗争,其乐无穷;与地斗争,其乐无穷……”一度居于主流。1958年大跃进,“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我”成了大自然的主宰。“文革”中围湖造田,毁林种粮,其生态苦果至今还未吞完。70、80年代的乡镇工业冲破旧体制功不可没,但“村村点火,处处冒烟”对生态环境亦留下后患。90年代引进外资,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同时也成为“世界烟囱”、“世界垃圾场”。进入新世纪,太湖水质比上世纪80年代降低1~2个类别,大部分水域丧失原来的供水和调节环境的功能。因管理混乱,省界、区界水域水污染十分严重。2006年太湖流域省界河流有72.7%的断面劣于Ⅲ类,其中苏沪界河83.3%的断面水质劣于Ⅲ类,苏浙界河75.0%的断面水质劣于Ⅲ类。近十几年来,长三角农业生产使用化肥、农药、农膜等大幅度增加,畜禽水产养殖面积不断扩大,农村生活污水和垃圾无序排放逐渐增多,农业面源污染威胁着周围水体和土壤,农村生态环境和农产品安全问题日益突出。淮河流域的生态困局比太湖流域更加严重。沿海一带承接苏南及其他发达地区产业梯度转移,小化工、小印染等重污染项目较多,存在严重的环境风险。

江苏治理环境污染,曾一度主要依靠收取排污费。全省年共征收42.30亿元,年征收92.63亿元,三十年共征收135亿元。由此积累了环境保护专项资金,省级财政每年安排的污染防治专项资金增加到3亿元,每年安排的环保奖励经费不少于500万元;13个省辖市落实的污染防治专项资金合计也已超过了3亿元,环保奖励资金合计达到1000多万元。此外,省财政每年安排500万元的省级环保能力建设经费和5000万元的循环经济发展专项资金,安排1.35亿元用于淮河流域污水管建设。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从根本上扭转生态环境污染恶化的趋势。因为在计划体制下用排污收费这一价格信号作环境资源价格的全部,在市场经济中越来越不适应,征收标准远低于治理标准,价格杠杆形成倒挂,企业宁交罚金,不肯治理,排污总量一直潜升暗长。

蓄之既久,其发必暴。2007年初夏无锡太湖蓝藻暴发,震惊了全市、全省、全国。全党全民上上下下奋战藻魔,恢复供水。大家都看到环境容量已到极限,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大制约。2008年,无锡市全面提高污染减排指标,列为当年奋斗目标的“一号工程”,大幅压减污染企业,腾出环境容量,为发展提供支撑。在全省,确立了“经济发展,生态优先”的原则,环境保护成为宏观调控优化升级的锐器,先后提高印染、化工企业的排污标准,苏南苏中印染企业COD排放量削减40%,化工企业COD、氮氨、总磷的排放标准比国家标准还高20%,不达标即淘汰,关闭1600多家工厂。由于把环境容量优先配置给电子信息产业,使之很快取代了原先的轻化工而成为龙头老大。苏州原有2家老造纸厂,COD排放量占市区一半,关闭后引进两家工艺先进、治理水平高的大型造纸厂,造纸量增6倍,排污量却削减99%。全省关停132家麦秸化学制浆造纸厂,改为轻污染高档文化纸生产,产值增6.6倍,污染量降70%。原先那种高耗滥排的企业从此在江苏几乎绝迹。

电子信息产业的跃升不但减少了污染,还为环境监测提供了技术和设备。在无锡,传感产业有一定的基础,由环保、水利、公用、卫生、气象、太湖办等部门组成太湖水质传感监测预警中心,建成58个水质传感监测站,在太湖湖体布设了21个蓝藻巡视点,沿岸建设了13个蓝藻视频监测系统,配备了太湖水环境应急监测船。整个太湖流域建成170个符合世界先进标准的水环境自动监测站,30多个巡测站及蓝藻预警监测系统,卫星遥感解译系统,形成水、陆、空三位一体的全覆盖,每天将第一手数据报市、省及有关部门。

水域的治理涉及许多部门、行业,单靠省、市环境厅、局很难协调,于是创造出地方行政长官兼任的“河长制”,加强环保法规的执行力。2007年下半年无锡率先在全国推行“河长制”,出台了《关于全面建立“河(湖、库、荡、氿)综合整治和管理的决定》,对全市815条河流实施“河长制”管理,2009年又将全市1284条河道一并纳入“河长制”管理,实现了“河长制”管理全覆盖。通过排污口封堵、岸线整治、淤泥清除、生态修复等措施,“河长制”断面水质平均达标率基本稳定在80%。省政府2008年在望虞河、漕桥河、武进港等15条入太湖的河道上,由省长罗志军等15位省、厅长与地方官员形成“双河长制”。两年时间的综合整治,劣Ⅴ类河流数由2007年的9条减至2009年的3条。

在企业层面,一些见事敏锐的企业家早就听取社会的生态诉求,谋划生态化转型。无锡红豆集团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经历服装、重工制造后,新世纪以来转向生物医药:种植红豆杉,提取国际市场稀缺的、价值昂贵的抗癌物质紫杉醇,已小批量出售海外。为提炼紫杉醇而种植实生苗红豆杉3万亩,成为当地吸废气放氧气的大氧吧。现在红豆杉实生苗又走上市场,作为24小时供氧的盆景进入家居、机关、工厂、公园。泰州市春兰集团在上世纪末即转身研发高能动力镍氢电池,其车用动力镍氢电源新产品,入选“中国50个极具投资潜力的清洁能源项目”。由该产品装配的城市混合动力公交车,已在京、津、沪等数十个城市和地区投入运营。2009年以来,该产品的国内市场份额已达70%以上,大订单已排到2010年下半年。

开发清洁的、可再生的新能源替代以往的化石能源,是江苏实施生态保育以求可持续发展的战略举措。以无锡尚德为龙头的光伏产业,带动全省300多家光伏企业,初步形成一条产业链,产量高居全国的70%,为推广光伏发电提供了坚实的产业基础,在国际上也举足轻重。光热产品也不断出新,光芒集团研制的挂壁式太阳能热水器可置于任何一层阳台,成为“家居温泉”。风能是新能源的劲旅,无锡宝南公司自主研发的2兆瓦风力发电机是全国功率最大、科技含量最高、功能最全的风力发电机,2009年出售35台,2010年已被订购100多台,屹立在全球风力发电的前沿,现正在研制3.6兆瓦大型海上风力发电设备。全省拥有9家风电成套机组制造企业,江苏一跃成为全国风电装备最强的省份。在近千里的海岸线上,从赣榆到海门,几乎县县都规划建设风电场。如东县荣膺“中国绿色能源之都”,有亚洲最大风电场,还有我国第一个生物发电项目——2.5万千瓦秸秆发电于2008年并发电。东台市沿海滩涂,上有风力发电,下有光伏发电,减少煤、油对滩涂、近海的污染。

生物柴油是江苏新能源的一支生力军,常州武进卡特生物柴油公司走在全国前列,已建年产8万吨的生产线,生物柴油的各项指标达到欧美同类产品标准。主要原料是餐饮废油,每天有67辆环卫车在全市收集各种废弃油脂,每吨生物柴油比矿物柴油便宜400元。这几年地沟油价格上升,供不应求,武进遥观镇建农村种植了一大片乌桕,续随子,蓖麻子等能源作物,相当于一个能源农场,供卡特公司炼油。卡特公司还在溧阳、金坛、大丰等地建立了1000多亩乌桕、蓖麻基地,可年产生物柴油4万吨。生物柴油只是初级产品。卡特公司正在研发高分子产品,每吨售价1.万元,用于洗涤剂、润滑剂、增塑剂等。苏州市每天产生餐厨垃圾400吨,以往大半未经处理直接做饲料,给食品安全带来隐患,现在启动了无害化处理、资源化利用的技术集成应用,每吨餐厨垃圾可回收废油公斤,饲料或肥料公斤。其焚烧飞灰转化为水泥熟料,从而消除二恶英等有机物、重金属污染。

沼气供热在江苏已有30年的历程,单是一个盐城市,就有6万座农村沼气池,提供生活用能,每年可替代10万吨标准煤,平均每家农户每年可节省燃料和电费300元,沼液喂猪还可节省饲料成本15%。富有辩证意趣的是,肆虐多年的太湖蓝藻现也用于沼气发电。无锡太湖杨湾建了一座藻水分离站,1吨藻浆脱水后分成33公斤藻泥和900多公斤尾水。2009年上半年共捞2.5万吨藻浆,得850吨藻泥。南洋畜牧业公司、唯琼农庄将藻泥通过厌氧塔发酵制取沼气,再通过燃气发电机发电,一年可用数万吨藻泥。藻渣制肥,尾水引入鱼塘,种植水葫芦,收割后打浆再发沼气电。现在常州、宜兴也在建站,运用厌氧发酵系统使藻泥产生沼气发电。

农作物秸秆历来只作柴禾,多余的付之一炬,平添烟尘。现在有了多种用途:灌南大盛板业公司用麦秸秆生产“均质板”,打入日本市场,年用秸秆5万吨;镇江市用秸秆沤制有机肥,达秸秆总量的41%;高淳县每年用秸秆10万吨培育食用菌,占当地秸秆的40%;泰兴市用秸秆养畜,过腹肥田,每年用20万吨

试论江苏经济的生态转型

,占当地秸秆的30%以上。秸秆焚烧发电全省有7家并,因锅炉结焦等关键技术尚未过关,还未推广。

循环经济是整个经济生态化、低碳化的载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服装名城常熟有大量边角布料污染环境,有心人就将它收集、清洗、捣碎、胶合、压制,生产出各种汽车饰件,供国内多家汽车厂家使用,一时成为全国循环经济的典型。常熟人在用大豆榨取食用油之后,又从剩下的豆粕中提取大豆蛋白,抽丝制成“不是羊毛胜似羊毛”的天然纤维纺织材料,随后在大豆蛋白纤维高浓度的废水中,提取淀粉酶,生产啤酒的催化剂和高档食品添加剂,剩下的渣滓用来沤制有机肥。在张家港保税区,苏州精细化工公司生产过程中产生大量的氯气、氢气、氯化氢等废气,招商部门便将美国一家化工企业吸引过来,通过密闭的管道吸收上述的废气作为原料,而这家美资公司生产过程中产生出一氯甲烷和三氯甲烷,招商部门又展开市场调研,将采用一氯甲烷为主要原料的一家生产有机硅的企业引进园区,充当第三链环的主角。在昆山工业园区,招商选项的重要着眼点也是看它在园区产业链中的链接性,看它能否“吞污吃废”,能否拉长物质、能量的循环链。全省各工业、农业开发区都在动脑筋为循环经济补链接环。

江苏各地在排查污染源头中发现,农业、养殖业的面源污染是个重头,一头奶牛一天排泄30公斤粪尿,一个百头奶牛场一天至少排3吨,污染远远超过一般工业企业。无锡市锡山区和太仓市的奶牛场率先进行牛粪尿的治理,使“牛屎浜”变成“清水场”。南京江宁区14家规模养殖场,有10家实施了畜禽粪便综合利用,资源化利用率达70%以上。丹徒天成畜禽生态养殖场和苏北阜宁县,引用日本技术“沙坑发酵床”养猪,床上生出菌丝给猪吃,节约饲料%,猪粪尿又被吸收分解成为熟肥垩田,场内无臭,又减少用工。海安县是有名的禽蛋之乡,年产畜禽粪便200万吨,污染量是全县工业及生活污染总和的两倍。2009年上半年对102家养鸡万羽以上和养猪万头以上的规模养殖户进行专项治理,财政补贴落实了污染处理措施。随着全省新农村建设的展开,面源污染可望逐年减少。

为了保护全省的生态环境,省环保厅历时五年六易其稿,《江苏省重要生态功能保护区区域规划》于2009年3月出台。全省划分出12类重要生态保护类型共计569个重要生态功能保护区。12类型即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地质遗迹保护区(公园)、饮用水源保护区、洪水调蓄区、重要水源涵养区、重要渔业水域、重要湿地、清水通道维护区、生态公益林和特殊生态产业区。生态功能保护区分为禁止开发区和限制开发区,禁止开发区内禁止一切与保护主导生态功能无关的开发活动;限制开发区内在不影响其主导生态功能的前提下,可以开展一些对生态环境影响不大的建设和开发活动。这给全省生态功能保护区的开发利用划定了红线。

经过全省上下坚持不懈的努力,江苏至2009年已连续四年完成国家下达的减排任务,五年减排任务三年基本完成,提前一到二年完成SO2和COD减排。近几年江苏环境质量在总体保持稳定的同时出现改善迹象,部分地区改善明显。空气质量总体好转,颗粒物和SO2下降9.5%和4.5%。自1996年张家港创成第一个国家环保模范城市以来,全省有18个城市建成国家环保模范城市,占全国总数的1/4。张家港、常熟、昆山、江阴、太仓五个市被国务院授予“国家生态市”称号,占全国的5/11。扬州市获联合国人居环境奖。无锡高新区和苏州高新区被列为国家级生态工业园区。但是,由于生态欠帐太久太多,全省生态环境仍然变数多多,太湖总磷指标和总氮指标尚处于高位,淮河流域祸患更多,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江苏仍会处于突发环境事件的频发期。

江苏生态文明建设有先进之处,也有不如人处。森林覆盖率比全国的水平略低;排污权交易江苏起步最早,但进展不如浙江的嘉兴、绍兴;太阳能光伏产业全国遥遥领先,但使用推广不如河北的保定;循环经济的水平和规模不如贵州的贵港生态工业园;垃圾分类及焚烧发电不如深圳。生态文明的建设和低碳经济的构架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江苏刚有好的开端,相信会有持续不断的创举,绿化江苏经济,造福全省人民,同时对全国、全球做出贡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