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项目

红树林之父静静离去

发布时间:2018-11-23 16:31:5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红树林之父”静静离去

“红树林之父”静静离去

中国工程院院士、厦大教授林鹏与世长辞,老人一生正直严谨成就卓著,备受敬爱

在和死神顽强搏斗了八个月零一天之后,中国工程院院士、厦门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林鹏12日与世长辞,享年76岁。这位有着钢铁般意志的老人曾说,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总有两个代价是如影相随:牺牲和困苦。事实上,这也是他一生的写照。

厦大19日发布了讣告,说林鹏“因公车祸经全力组织抢救无效”,在12日晚不幸逝世。

林鹏逝世的当天上午,2007中国民间湿地保育论坛恰好在厦大开幕,在开幕式上,厦门大学校方还号召年轻的科研人员要向林鹏院士学习。

校方说,林院士的生命体征在12日傍晚忽然发生变化,经过一个多小时抢救,终在当晚8:45宣告抢救无效。

这几天,各方都对林鹏去世表示哀悼,厦大师生还在上发帖怀念他。

[林鹏说,人们要像红树林那样活着——自强不息,不断发展]

林鹏被国内外同行誉为当代中国红树林湿地研究大师和权威,有人甚至称他为“红树林之父”。不过,在他当选工程院院士后接受本报采访时曾透露,他原先不是专门研究红树林的。真正促使他下定决心将这种生活在海上的树林作为自己研究对象,是在1977年——他吃惊地发现,国外学者普遍认为红树林已经在中国大陆消失了。林鹏觉得自己作为中国人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从那时起,林鹏就把自己的时间贡献给了红树林。

然而,论据寻找的艰难是外人难以想象的。林鹏当年的博士生、现为厦门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李振基教授昨天形容说,齐膝深的淤泥、成群的蚊子、错综复杂的根系、无处不在的恶臭,使得野外工作异常艰难。

经过多年的不懈工作,林鹏终于用确凿的证据使国际学术界改变了对中国大陆红树林及其研究的错误熟悉。

不过,林鹏的成就远非如此,他系统揭示了中国主要红树植物与海岸湿地生态环境的相关适应性;这位被称为“在海底种树的教授”,首次在中国跨越四个纬度,成功地引种4个优良红树物种,首次提出红树具有高生产力、高归还率、高分解率的“三高特性”。

林鹏还参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红树林生态系统学会制定《红树林宪章》,并根据中国实际情况界定了中国真红树种类的标准,该标准已为全国广大红树林研究、保护和治理人员所采用。他提出红树林胎生和抗盐胁迫的新观点,在揭示红树植物起源从陆域向海域转移上,从木材结构演化和胚轴发展过程的“返祖现象”,纠正了国内外学者曾认为盐分积累的旧观念。

由于包括林鹏在内的科学家通过科学活动提出的证据,现在对红树林,人们的态度有了180度的转变,越来越多人知道:红树林能保岸护堤,它包含有治疗白血病和胃癌的成分;它能为鱼虾提供营养物质,更重要的是,它能大量吸收海上污染物。

然而,在林鹏眼里,红树林并不只是红树林。在2001年接受本报采访时,他曾说,红树林具备更高贵的品质。他一直建议人们要像红树林那样活着——由于它具有吸附土壤的特性,它能不断地创造出陆地,提供人们使用,自己再向外扩展。林鹏把它概括出八个字的红树林精神:自强不息,不断发展。

[林鹏的座右铭是:我要工作,直到最后一息]

林鹏的另一项成就在自然保护生态学方面,他为武夷山、梅花山、龙栖山、虎伯寮、梁野山、天宝岩、茫荡山、漳江口、湛江、戴云山、闽江源、君子峰、藤山、黄楮林等14个自然保护区的综合科考和提升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做出了重要贡献。李振基说,1979年前后在武夷山自然保护区的科考时,林院士在山上的荒郊野外一住就是半个月。

57岁时,林鹏差点为科学献身。当时他到福建的梅花山自然保护区调查,归途中发生车祸。他被七人从车中抬出后——他全身七处骨折,只有左手是好的——人们都以为没有希望了,就暂且把他放在一边。过了两个小时,当人们想把他转移时,他醒了过来。之后,他在医院呆了439天,做了五次手术。

他有一句座右铭:我要工作,直到最后一息。这句话贯穿他的一生。即使那次车祸住院,他根本等不及病愈出院,就躺在病床上工作。李振基说,当年的博士生入学复试,林院士就是在病床上完成的。

李振基说,对于林院士,他别的东西可以放下

红树林之父静静离去

,但是,惟独工作放不下。李振基最后一次和林鹏到野外考察,是在前年。他说,尽管林鹏的腿脚不便,但是,只要车能开到哪,他还是跟到哪。

[助手说,作为老师,林鹏爱学生是出了名的]

昨天,在厦大生物一馆林鹏院士的办公室,桌上堆着一大堆没开封的信件,他的助手杨志伟工程师黯然神伤,林鹏住院八个多月,只能喝米汤,都是杨志伟从家里带去的。杨志伟说,他是这种人:对自己严格,对别人宽松。

那么,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师生友谊呢?杨志伟哽咽了,他说,现在这个时候,我怎么可能用言语表达清楚呢?

作为老师,林鹏爱学生是出了名的。有位本科生家境不好,拖欠了学费,林鹏知道后,虽然他与学生素不相识,但是,他主动把学生找来,自己掏腰包付清了他所有的学费。

林鹏的博士生陈俊德说,他表面上看起来很威严,不过,却是位和蔼可亲的老师。他说,他对于我们,就似乎是爷爷对孙子的宠爱。我们碰到生活上的事时,也会去找他。

李振基说,学生们形容,林院士不是采取“输血型”的教育,而是注重培养他们成为“造血型”人才。他说,有的团队带头人只注重自己走,不会关心后面有没有人跟着,但是,林院士很注重梯队的培养,这几年,厦门大学生物系一直从外面引进人才。

林鹏常对学生说:你们既要尊重老师,又要不怕权威,敢于提出新观点。

[鲜为人知的是,大名鼎鼎的院士曾经卖盐谋生]

鲜为人知的是,这位大名鼎鼎的院士有段当学徒、卖盐谋生的经历。林鹏出生在晋江,后举家迁往龙岩。由于家庭生活苦难,17岁的林鹏辍学去当了半年的学徒。等到要报考大学的时候,因为家里出不起报考厦大的路费,他又放弃了,为了生计开始挑担赶集的生活。1951年,挑着盐担子的林鹏在龙岩街头的布告栏发现了厦门大学由于金门炮击将迁到龙岩,并且补招三十名学生的消息。他最终以第三名的成绩被厦门大学生物学系录取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