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新闻

城市环境改造解析贝鲁特空中森林计划

发布时间:2018-08-24 19:43:0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城市环境改造:解析贝鲁特空中森林计划

作为黎巴嫩的首都,贝鲁特并不宜居。从卫星地图上看,它就是一座灰色的城市,几乎看不到什么树木或者任何形式的绿地。这个城市极度缺乏绿色空间,人均植被面积只有0.8平方米,远远低于世界健康组织建议的12平方米/人的标准。有人提出,“最务实的解决方法”,莫过于大规模地开辟屋顶花园。这不是新鲜的概念,但对于贝鲁特来说,需要一番强有力的行动。

贝鲁特难题

在贝鲁特的屋顶和墙上种满植物,让灰色的城市长出空中森林,这一概念让人想起巴比伦的空中花园。听上去有点玄,实际上并不奇技淫巧。只是在建筑物的屋顶上种上合适的绿色植物。绿色屋顶可以绝缘高温及噪音,吸纳雨水,过滤空气,形成天然的遮雨棚,减少二氧化碳含量。这不是新鲜的概念,但是它的好处在近几年开始被重新发掘,关于它的设计也越来越普遍,同时越来越有野心。

很多城市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巴黎已有3.7公顷屋顶花园和绿色屋顶,去年又通过一项生物多样性计划,计划在未来8年增加7公顷的绿色屋顶和屋顶花园。

对于完全匮乏绿色空间的贝鲁特来说,情况要困难一些。贝鲁特有点建设过度、交通过于拥挤,城市人口超过1500万,有点类似于伊斯坦布尔。它环境污染日益严重,太阳照耀在无止境的水泥路上,只有在海岸边可以稍微得到喘息。道路上满是横冲直撞高速行驶的车辆,将本富有历史感的街区割裂得四分五裂。

而同时,城市可栽种绿树的面积狭小,用地成本过高,要找到空地来设立公共花园,或沿街道种植树木非常困难,最近的一次联合国发展计划报告称,贝鲁特在接下来的十年将增加30万栋新建筑,让已经拥挤不堪的城市更加地没有出路。设计师们只好把目光投向空中。

这座城市有18500栋建筑的空屋顶。“即使每栋建筑上只种一棵树,那也有18500多棵树,这相当于纽约的一个中心花园的树木量。”贝鲁特的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Wassim

Melki说。最近,他和他的设计顾问公司Studio

Invisible向当地政府和环境部门提出了雄心勃勃的计划。同时在他们的Facebook主页上公布项目的最新进展,努力争取贝鲁特市民对种植盆花的兴趣。

空中森林计划

StudioInvisible提出的计划非常大规模,它们希望在贝鲁特建起一座空中森林。按照Melki的说法,这一切并不复杂,只需在每一个屋顶上开辟一爿大面积的固定底座,在上面种上树木就行了。

中东国家的传统房屋都建有楼顶平台,这为建设屋顶花园提供了天然的便利。土耳其的园林历史学家Gürsan

Ergil说,你在中东的农村地区还可以看到,人们在屋顶铺上泥土种植蔬菜,过去这是非常普遍的事情,甚至伊斯坦布尔著名的Topkap?

Palace也有空中花园。

Melki建议采用简单的方式来打造屋顶花园。“很多传统的屋顶花园都非常复杂”,他解释,“需要专门的隔离和排水系统,而且还要专门研究屋顶板的承载能力。因为很多建筑的使用时间都超过了50年,所以我们建议把这些树木放在一个相对较大的花盆中。

这对于贝鲁特来说相当合适,因为当地的许多树木很适合种植在花盆中,他们建议种植橄榄树、石榴、胡椒木、桑树,以及其它一些在贝鲁特的气候下可以长得很好的植物。为防止树木被大风刮倒,还可以使用钢丝来加固。

屋顶森林可以清洁空气,让冬天不那么寒冷而夏天不那么酷热,也可以使那些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们可以好过些,捱过那些严酷的气候。屋顶上的植物也有储水功能,可回收再利用。甚至还可以获得些许农作物,帮助解决部分粮食问题。靠城市自己解决蔬菜水果的供应问题很重要,尤其在目前食物缺乏价格飞涨的状况下。“这并非不可能,香港和新加坡有20%的肉类和蔬菜就是靠自己供给。”绿色预言家站(Green

Prophet)说。

StudioInvisible最为强调的一点是,希望用行政法令等官方行为来促成此事。Melki认为这在黎巴嫩非常有必要,否则会像其他前景美好但操作困难的计划一样最终流产。“作为激励,市政府可以给出减税的优惠,或者奖励那些屋顶花园打理得好的建筑,园林和植物业的公司则可以为屋顶花园的修建者提供折扣和赞助。”这也会促使政客们看到,执行好这项计划将有利于他们的政治生涯,日后他们的政绩评估单中可以加上这一项:成功地挽救了贝鲁特,让它绿意盎然。

贝鲁特的民众显得很愿意投入其中。一位建筑师Sandra Rishani在她的站Beirut the

Fantastic上写道:建筑外墙面可以用来种上植被。目前的建筑法令鼓励开发商在建造新楼时留出不设任何玻璃的空白墙面,以方便隔壁地面的开发者可以倚墙建楼而不浪费土地。这倒是为发展墙上植被提供了便利。

“不同的建筑高度,土地开发时间,以及不同的建筑部分,使得这些空白的墙面至少在三年内可以得以利用”,Rishani建议趁此在这些墙面上种上植被,将改变光秃秃的景象,让视觉垃圾变成城市特色。她建议种植者在墙面上铺设一些疏密有致的细绳索,可以让藤蔓植物生长,这样会让墙面富于变化,同时在屋顶安装雨水收集系统用于灌溉,此后这些绿色植物就会按照自己的生长规律布满墙面。

空中森林计划实现后

城市环境改造解析贝鲁特空中森林计划

,贝鲁特将出现的全新面貌

全民挽救贝鲁特

中东世界在过去的一年内不太平,那里经历了巨大变革,面临转折。对于有些人来说,环境问题似乎并不是首当其冲的。开罗的Central Laboratory

for Agriculture Climate 的研究员Neveen

Metwally强调关注普通民众的需求,“我可以对任何一个人说:屋顶花园有利于环境。他可能会回答说,不,谢了,我只想养家糊口。所以我必须向他们说明,为什么这些会和他的利益息息相关。”

他们希望让所有人知道,屋顶花园不能杜绝贫困,也无法解决政治问题,但是就目前来说,它起码可以增进上百万人的生活品质的,哪怕一点点。

一些居民最近聚集在一起采取了一些行动,试图为自己创造一点绿色空间。为了展示即使一点点绿色也会带来许多改变,非政府组织Green

Line在Sassine广场开辟了一小块花园,铺设了临时的草地。市民在这块绿地周围铺上毯子,享受野餐和音乐。这场名为“变灰色为绿色”(Green the

Grey)的行动让参与者表示,气氛非常放松,虽然那片绿地非常狭小,可以想象如果贝鲁特真的有一些这样的公园会有多么美好。

“绿地是基本权利,每个人都有权要求自己的城市拥有足够绿化空间。”Beirut Green Project的创建者之一Dima

Boulad这样说,他也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

市内最大的公园Horsh

al-Sanawbar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就不对公众开放了。“很少人可以去的地方,当局似乎害怕这里变成某种隐匿地”,一位叫Ginger

Beirut的博主在上写道,她曾经偷偷进入过一次,发现那里非常美丽,是远离污染、噪音、交通的绝好庇护所,然而却可悲地被封锁起来。

黎巴嫩绿党也在积极推动在贝鲁特建立绿色空间,既不是私人的也不能封锁起来,他们提出要在全市增加80万到200万平方米的绿地,并且必须是全市的行为,如果只是个别的建筑开发商种上几棵树,或者个别住户种几棵树,那也不会起什么作用,绿党的发起人Philip

Skaff表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