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新闻

滚滚长江之水真的延绵不绝东流不尽吗

发布时间:2019-02-02 00:20:4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滚滚长江之水,真的延绵不绝、东流不尽吗?

李思辉

吴季松,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国循环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外籍院士。曾在国家水利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任职,开创并主持制定、监督实施我国首批国家级水生态系统修复规划,包括北京、黑河、塔里木河及使黄河不断流等规划。

●长江的水不是多了而是少了。长江流域现在人均水资源量仅为2200立方米,从经济发展看,已接近中度缺水线。

●长江流域的供水量已达每年2013亿立方米,超过长江总水量的20%,这对长江作为健康河流已有影响。

●要维系生活用水、生产用水和生态用水“三生”需求与地表水、地下水和再生水“三源”供应之间的动态平衡。

●武汉虽然不缺水,但也要节约用水。眼睛应该向莱茵河流域的一些情况类似的欧洲城市看齐。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是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的长江治理之策。我们该怎么以更专业的视角去理解这一要求呢?3月25日,在华中科技大学本报专访了来汉参加“长江生态保护与发展战略专家峰会”的水利与生态修复专家吴季松教授。

长江之水不是东流不尽

习近平总书记为什么强调“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吴季松认为,这是中央对长江流域实际情况的深刻认识。因为眼下的长江生态质量并不乐观。那种认为长江生态指标处于全国领先地位的认识,并不准确——实际上无论是万元GDP用水,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农业亩均灌溉用水和人均用水,长江都仅仅略优于全国平均水平。

滚滚长江之水,真的延绵不绝、东流不尽吗?吴季松不这么看。他告诉,根据美国、法国等发达国家普遍使用的系统标准,长江的水不是多了而是少了。长江流域现在人均水资源量仅为2200立方米,从经济发展看,已接近中度缺水线。

他直言,目前人类对长江之水的使用已经过量,长江流域的供水量已达每年2013亿立方米,超过长江总水量的20%,这对长江作为健康河流已有影响。这就好比人们去抽血,抽400毫升没问题,可超过600毫升对身体就有影响了。因此,节水对长江非常重要。

在很多人眼里,长江流域绵长,本身就有自净能力,不用过多担心水质的问题。吴季松经过长期的观察和分析,认为眼下长江的自净能力已经不够用了,必须进行人工干预。他分析,中国古代,也有各种污水灌入长江,但那时几乎没有工业污染,长江完全可以实现水质的自我净化。可现在与古代不可同日而语,2015年长江实际上的总排污量已达338.8亿吨,以通行的40:1的自净能力计,已超过长江自净能力的26.5%。目前长江Ⅳ类、Ⅴ类和劣Ⅴ类水已达22.5%,大大超过了15%的合理值,接近25%的极值。长江就和人一样,实际上已经生病了,并不健康。

吴季松进一步分析说,“长江流域属于生态修复能力很强的区域”的看法也不正确。实际上长江流域地表径流深为552毫米,不仅大大低于亚马逊河流域,而且低于密西西比河流域。因此,生态自修复能力不够强。所以长江流域仍属于要大力加强生态保护的区域。长江虽然流量庞大,但生态不足够强,我们必须把长江的保护放在首位,因为没有长江的保护,会使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失去生态支撑,就会丧失长江流域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吴季松及其团队已建立了一套水资源供需动态平衡数学模型,从宏观上提出了长江流域的水资源配置建议:通过法规、政策、经济等手段在流域范围内维系生活用水、生产用水和生态用水“三生”需求与地表水、地下水和再生水“三源”供应之间的动态平衡。通过供给侧的结构改革,守住水生态红线。以“以供定需”为前提,双向调节,达到人与自然和谐,饮用水与国家水安全。其具体的做法是以协同论为指导,着力于“一源、一廊、二湖、三点、四工程、五管理”。“一源”就是长江源。长江源是生态非常脆弱的地区,应该以水资源量决定防护林的面积。防护林一般只应占到地域面积的20%-25%,而且要选择耐寒和耐旱的树种。“一廊”就是沿江绿色生态走廊建设。应该根据不同地区的降雨量和地表径流深,决定森林覆盖率,尽可能选择该地域的原生树种。“二湖”就是滇池和太湖。滇池完全可以治理好,眼下需要通过科学计算使补水和治污协同作用。太湖实际是湿地,治理则应根据水功能区划提出不同要求进行治理。要采用政策、经济等多种手段,不能单一地建污水处理厂,不要一味追求高技术,应采用符合实际的适宜技术。“三点”即重庆、武汉和上海。重庆的重点在于以水环境承载力决定城市规模,处理好干支流关系。优化产业布局,使之络化、组团化。武汉承上启下,非常关键。应重点发展生态农业、康复养老业和旅游业等生态产业,提供生态产品。建议武汉把东湖抓成治理、保护和利用相结合,处理好河湖关系的典型案例。上海的重点在于保证所在长江段河流中心的水质达到Ⅲ类,这样才能使为上海人民提供好水的青草沙水库保持洁净供水功能。同时,尽可能把长江边缘水域区也提高到Ⅲ类,这样才能使长江整体水质提高到Ⅲ类。“四工程”首先是三峡工程,要保证三峡水库生态运行。在枯水期至少有年平均值60%的水下泄,长江才能成为健康河流。水库和电站必须生态运行。南水北调东线和中线工程尤其是中线既要考虑受水区,又要考虑水源区的水资源承载力。充分考虑同枯同峰的现象,科学调水。葛洲坝等电站也应该生态运行,保证下泄流量、河段健康。“五管理”即建议成立有责有权的咨询顾问委员会,负责分类和综合监测统计、工程建设、产业调整、水量调配和污染治理。对于提出的解决方案采取签字负责制,专家也要承担,而且终身追责。

吴季松告诉,生态保护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在创新、系统思维的宏观指导下去推进,但抓住了“一源、一廊、二湖、三点、四工程、五管理”,就抓住了基本面,这需要方方面面一起持续、艰苦的努力。

武汉应担起承上启下的

长江生态要保护,长江经济带要发展,如何实现二者协调统一?吴季松认为,必须采取一系列科学的手段。

首先要节水。吴季松对说,长江沿线城市要多用地表水,尽量减少地下水的使用,以保证地下水的合理保有量

滚滚长江之水真的延绵不绝东流不尽吗

,避免生态失衡。同时也要厉行节约用水。流域的生产用水尤其需要节约。吴季松分析说,我国的万元GDP用水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近两倍。未来,这个用水量必须降低,长江沿线省份至少应该达到国际平均水平。像武汉这样的城市,虽然不缺水,但也要节约用水,工业和生活用水都要秉承节约原则。湖北是拥有长江干线最长的省份,是三峡工程库坝区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核心水源区,武汉又是区域性中心城市,眼睛应该向莱茵河流域的一些情况类似的欧洲城市看齐。比如科隆,人均日用水量才220升,非常节约。

吴季松还建议武汉乃至湖北更加注重水资源保护,经过一段时期的努力,至少保证长江中游水质达到优Ⅲ类水平,为流向南京、上海等下游城市的水质达标奠定基础。武汉为长江之“腰”,理应担起承上启下的战略作用。在管理机制上要避免九龙治水,实现水务统一管理。此外,还应调整产业结构和种植结构,着力发展生态旅游等绿色产业。武汉有这个基础:武汉长江段很美,东湖也很漂亮,但招牌还不够响亮。应该加强宣传,做活旅游业。在农业种植上,则应引导农民种植节水作物。少用水既可以省水又可以减少污水排放,一举多得。

说到这儿,吴季松突然起身,伸手拧紧房内有星许滴漏的水龙头,对说,当然还要运用水价杠杆促进节约。

长江流域生态治理怎样才算治理好了呢?吴季松对说,这需要很多参数进行综合评价,但最重要的是当地群众的评价。哪一天,长江水变清了、沿线到处都绿起来,说明治理有了效果。但仅仅是“绿”,还证明不了生态系统的根本改观。流域是一个生命共同体,还要看流域内的生物多样性。比如江豚等珍稀物种是不是够丰富,沿线是不是有一定的野生动物集群。北京周围现在也有很多树,甚至比马德里等城市更“绿”,但它的生态环境比不上马德里。

标签: